马丁路德翻译《圣经》的贡献


1521年,罗马教皇宣布开除路德教籍,传唤路德前去乌尔姆斯宗教会议,想迫使路德放弃自己的主张。在教廷的种种压力之下,路德依然不为所动。会议结束后不久,路德被迫在瓦尔特堡隐居,开始了用​​德语翻译《圣经》的工作。路德在瓦特堡健康不佳,将所有精力投注于写作上。九个月内,他写下了十二本书,并将整本新约圣经翻译成德文。

16世纪的德意志王权衰落,各自为政。受地理环境阻隔,各地德语方言相对独立发展,差异很大。虽然有建立一个共同语言的一些条件,但一般它们都只局限于一个地区,地域隔离导致作为各邦国施政工具的官语纷繁复杂,南北各异,而广大农村却长期处于原始语言状态且方言各异。伴随着工业资产阶级的崛起、商业贸易的发展、教育繁荣,一种要求推广共同语, 促进语言统一的高潮已经到来,各地区语言日趋融合。路德迎合德意志民族语言共同发展的潮流,采用萨克森地区的官方语言翻译圣经,摈弃了“官文体”这种修辞形式,力图创造一种通俗易懂的民众语言。

统一语言,民族统一

路德翻译《圣经》促进了德语语言的统一,德语语言的统一推动了统一民族心理的形成,为德意志政治逐步统一奠定了文化基础。语言不再是地区间交往的障碍,而成为了联系德意志民族的纽带。虽然德意志民族于1871年才实现政治上的统一,但路德为民族统一所作出的贡献一直在影响着德意志民族。

对德国文学的影响

《圣经》的翻译推动了德语的规范和欧洲文学的发展。路德的译本以萨克森方言为主,并吸取各地方言的部分词汇加以丰富扩展,使德语《圣经》容易为德意志各地民众接受。这种创造性的语言成就很快普及,成为共同书面语,促进了德语的规范和定型。对此,恩格斯曾这样评价:“扫清了教会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而且也扫清了德国语言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创造了现代德国散文,并撰写了成为16世纪《马赛曲》的充满胜利信心的赞美词和曲。”[4]路德在翻译《圣经》时,运用自己所掌握的丰富的词汇和知识,书写了众多语言准确生动,文字生动优美的散文,为德意志文学家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圣经》中丰富的故事成为了德语文学创作的素材和德国作家创作的灵感源泉。推动了德国诗歌的发展和文学创作的繁盛,提高了德国文学的世界地位。

欧洲文学的推动

《圣经》的翻译不仅推动了德语的规范和德国文学的繁荣,还促进了各国民众语言和文学的发展。《圣经》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德国国界,欧洲许多国家也纷纷有了本民族语言的《圣经》译本,从而打破了教会利用拉丁语在欧洲的精神文化界的统治,进一步促进了各国民族书面语的形成,从而推动了欧洲文学事业的繁荣。

推动宗教改革的深入

路德的《圣经》在德意志人民中流传后,促进了他们反对罗马教会和反对专制的斗争。当时,德意志农民在各种苛捐杂税、徭役和奴工偿债制的压迫下苦不堪言,他们在争取从罗马教权与教皇的权威中解放出来的宗教改革运动中找到了模范。农民历来要向罗马教会缴纳什一税,当向农民征收针对家畜的一种新税时,税吏企图通过援引《圣经》来证明征税的合理性,然而路德所译的德文版《圣经》使得农民亲自去证明这种不合理性成为了可能。许多农民不再对统治者逆来顺受,他们以路德为榜样,起义成为燎原之势。